戒网瘾死亡案始末男孩死亡原因 合肥正能青少年

戒网瘾死亡案始末男孩死亡原因 合肥正能青少年

时间:2020-03-24 16:07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对话

受害者母亲:很后悔送孩子去那个学校

  小儿子李傲去世已经一年多了,但对母亲刘丽来说,因为思念和悔恨,他们一家人仍度日如年。刘丽称 很后悔当初(送他戒网瘾)的决定。

  北青报:送李傲去戒网瘾学校之前,他是什么状态?

  刘丽:李傲是我的小儿子,(2017年)那时候才18岁,但是辍学在家半年多了。不念书,喜欢上网玩游戏,有时候能在网吧待好几天,吃住都在那里,手机也经常关机。最严重一次,在网吧待了十几天,我和他爸爸经常去大小网吧找他,但不是每次都能找得到。当时觉得社会上挺乱的,担心他学坏,想让他 回到正途上 。

  北青报:送去戒网瘾学校之前,没有考虑过别的方式吗?

  刘丽:试过很多方法,比如我们带他出去旅游,去走亲戚,就想分散他在游戏上的注意力。他有一次主动提出想学动漫设计,我们就送他去合肥学,但是孩子跟老师相处的不好,又作罢了。

  那年夏天,赶上李傲姥姥被车碰了,在医院的时候遇到不少亲戚朋友,他们说不能让孩子这样了,要管管,把网瘾戒掉。我上网搜了一下,就搜到了那家学校。算是 病急乱投医 ,打电话的时候人家说的很好,说学校有心理辅导老师,教育方式也很温和,而且承诺绝对不会用电击之类的手段。

  北青报:李傲被带走那天,是什么情况?

  刘丽:学校在合肥,我们在阜阳,本来打算亲自送孩子去顺便看看环境,但因为照顾病人耽误了。学校那边就提出可以来车接人,8月2号他们就来了。3号那天,孩子爸爸就给他送到学校来的车上去了。后面的事我们就不知道了,更不知道他一路上都被手铐铐着带走的。直到两天后,他们突然通知我,说孩子没了。

  北青报:当时没有担心孩子会在学校里遭受虐待么?

  刘丽:在这之前我们签了协议,他们收费两万多元,不便宜的。我心想他们的目的是为了挣钱,如果能把孩子约束好、管好,对孩子来说也是好事。我还交待了,孩子脾气犟,要顺着他哄着他,他才会听话,还说了前面几天,别让孩子参加军训,要先做好他的思想工作。后来看到供词,才知道他们打他,大热天关在房里,罚站、不给他吃的,这就是要我孩子的命啊。

  北青报:你怎么评价自己当初送孩子去戒网瘾这件事。

  刘丽:我很后悔。小儿子虽然从小不是在我们身边养的,但我们带他到成年了,再怎么不听话,等把这两年叛逆期熬过去了,孩子也会懂事的。到时候学门手艺,正常生活肯定没问题。

  而且孩子心地很善良,不是十恶不赦的孩子,也很孝顺,有时候看我做生意回来累了,还会给我捶背、按摩。他就是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了。我们当时也没考虑清楚, 死马当作活马医 的情况下才做了那个决定。

  北青报:这一年多是如何过的?

  刘丽:这一年多来,我们一家人都不能提到儿子的事,我跟他爸因为孩子的事身体一直不好。去年过年我躲去了外地,今年也没走亲戚。特别是逢年过节的时候,看到别人都是一家团圆,想想李傲,我跟他爸爸就吃不下睡不好。

  不管怎么说,我们一家人得到了血的教训,我们也希望通过孩子的事情,让其他家长也重视这个问题。

标题:男孩在戒网瘾学校死亡案5人获刑 母亲:后悔送孩子去那里 责任编辑:凌芹莉